从股价一飞冲天到身处险境 到底是谁吹大了乐视泡泡?


关键词

乐视

摘要

从股价一飞冲天到身处险境 到底是谁吹大了乐视泡泡?

  内容来自“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keso

  我的微信朋友圈中最可爱的人,要数乐视员工。他们中的一些人工作和私生活已经完全没有了界限,一天到晚都在朋友圈赞美公司,讴歌老板,表达跟着贾老板化反到底的决心,和化反必胜的信心。

  上一个让人感觉无处可逃的组织,是那个什么功,去香港遇到他们,去台湾遇到他们,去澳洲遇到他们,去美国还遇到他们,在Facebook遇到他们,在Twitter遇到他们,在Google+还遇到他们。即便他们真是祥林嫂,总这么拦路哭诉也让人受不了。

  乐视最近遇到的麻烦有点大,大到有点罩不住了,连老板都要用洋洋洒洒的内部信来踩刹车,所以就更需要乐视员工在朋友圈里同心同德,同舟共济,同仇敌忾,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外面的投资人一看,我靠,都这时候了,没准年底就成了被末位淘汰掉的那10%,现在还这么亢奋,这么鸡血,这公司有前途啊,得投。

  所以,在吹大乐视泡泡这件事上,乐视员工是有功的,谁也不能抹杀。不过,这家公司能够成为一个如此巨大的泡泡,单靠它的员工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在2014年贾跃亭“考察美国市场”时,乐视员工还没亢奋到如此地步,那时候处在政治漩涡中的乐视前途未卜,股价低迷,哀鸿遍野。直到那年11月底,贾跃亭“病愈”归来,乐视结束了半年群龙无首的状态。那时候我听到有人说,这家公司不得了,老板半年不敢回国,公司居然如常运作,没乱。好吧,现在再让贾老板滞留海外半年试试?

乐视网股价走势图

  次年,借着“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人民日报语)的东风,乐视股价一飞冲天。股民需要一个科技概念,一个互联网概念,一个颠覆者概念,一个创新者概念,一个旗手概念,一个想象力概念……股民需要的,就是乐视要给的,给不了现实的,就给概念的,给不了概念的,就给PPT的。乐视用一场接一场的发布会,一个接一个的古怪名词,一篇接一篇的奇葩软文,为股市,也为乐视自己的梦想充气。

  投资乐视网的股民,也是乐视大泡泡的直接贡献者,是你们的信心,支撑着乐视抵押股票融资的资本链条。这根链条绷得越紧,时间越长,泡泡就被吹得越大,爆破起来才会越灿烂。

  昨天,乐视生态官方公众号发布文章,宣告乐视融资难题即将化解,用的标题就是《感动中国好同学!LeEco和乐视汽车生态获6亿美元投资,当下资金难题即将化解》。当时我就被感动得一直哭,一直哭,谁劝都没用。上一次这么被感动,还是深陷毒奶漩涡的牛根生,得到其MBA同学柳传志、俞敏洪、傅成玉等另一拨中国好同学的热心搭救,一时传为佳话。一个纯商业的企业融资事件,演变为公益救助事件,再一次用铁一样的事实告诉我们,对一个生意人来说,有个MBA交际圈是多么重要。只不过同学感动完了,接下来还要感动谁?

  不巧,被乐视列在好同学感动名录中的敏华控股和绿叶制药第二天就先后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并无计划进行任何针对乐视的投资安排。这就尴尬了。当然后来两家公司的董事长分别说明,投资乐视是其个人行为,与上市公司无关。把上市公司写在投资乐视的官方公告里,乐视是不是有点过于迫切了?

  另有媒体报道称,乐视在美国内华达州投资10亿美元的电动车项目法拉第未来已确认停工。当地时间15日,内华达州财务官员Dan Schwartz称该项目为“庞氏骗局”:

  “这是庞氏骗局,你有一家从未造过汽车的新公司,在沙漠之中兴建一家新工厂,有一名神秘的中国富豪出资。在某种程度上,和麦道夫如出一辙,游戏结束了。”

  这就更加尴尬了。后来法拉第未来的内部人士,称项目并未停工,“资金在陆续到位中”,看上去仍然迷雾重重。

  英文有句俗语,too big to fail,大到不能倒,因为越大,串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越多,利益纠缠越多,倒了对谁都没好处。这就是为什么要把事搞大的原因,搞大了以后,有人比你还着急,绳上的蚂蚱就会拉更多蚂蚱进来。伯纳德·麦道夫的庞氏骗局持续了半个世纪才败露,因为蚂蚱们都不希望他倒下。

  我不是说乐视就是个庞氏骗局,但给乐视钱人,都只是在让那个泡泡吹得更大罢了。不过,所有的泡泡最终都会破,只是时间问题。就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他总以为只要能找到足够的本金,他前面输掉的可以一把全赚回来。这有点像乐视目前的状态。

  陷乐视于目前险境的,还有另一些人,他们没什么本钱投资乐视,也不想成为乐视的雇员,他们不想冒任何风险,他们打量着乐视,斟酌着自己的恰当角色和恰当台词。他们发现,乐视是一家特别依赖梳妆打扮的公司,并且愿意为此花钱,于是乐视身边聚集起越来越多的化妆师、美容师、造型师、整容师,他们开始心甘情愿地为乐视和贾跃亭涂脂抹粉,拉皮抽脂,他们讴歌乐视的梦想一如人民日报讴歌亩产万斤粮的壮举,他们在贾跃亭饮泣的时候齐刷刷地跪倒,跪姿优雅,他们随着贾跃亭的窒息而窒息,呈现严重脑缺氧的典型症状。

  很多年以前,乐视网宣布自己成为中国第一家盈利并成功上市的网络视频公司,中国没有人听说过这家公司。我记得当时易凯资本CEO王冉曾经撰文质疑乐视上市有猫腻,质疑证监会审核有问题。后来如你所知,王冉以及其他人质疑乐视的文章,统统从中国互联网上消失了,仿佛这些质疑从未存在过。显而易见的诡异现象,以及不胫而走的小道消息,让人们开始相信,贾跃亭确实可以手眼通天,如果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就该成为乐视的赞美者,而不是质疑者。也许是不打不相识,王冉后来真的就成了乐视唱诗班的首席男高音。

  前几天媒体披露,前证监会官员李量涉嫌受贿在扬州受审,公诉人称,李量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为乐视网等公司上市提供帮助。乐视网立即发表声明否认与该事项有关,称“公司及公司现有各主要股东和公司管理层均与该事项无关,不受到任何影响”。这种否认还是很艺术的,强调是“现有”各主要股东。

  2008年,令完成化名王诚创办汇金立方公司,进入私募领域,投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乐视网。2010年,乐视网顺利IPO,直到2012年,汇金立方陆续抛售完乐视网股份彻底退出。贾跃亭后来回忆起这段往事,曾说:

  “因为我本身不是一个社交家,我个人没什么政府关系,或多或少认为这个投资者,会带来一些我不具备的能力,其实是没有带来任何的帮助,但是带来了非常复杂的……”

  如果他认为让乐视网顺利上市和控制舆论环境都不算是“帮助”,我还真不太清楚他当初想要的到底是哪种帮助。

  前几天有人写文章说,“贾跃亭若倒下,多少互联网创业者将失去了图腾”,呵呵,他以为互联网创业者都是些追星少女呢吧?在乐视四周,充满了这种蹩脚且肉麻的吹捧,你要是胆敢质疑两句,律师函就来了。

  好公司从来没有被质疑倒的,倒是坏公司常常被吹爆。那么乐视是不是一家好公司?

  在乐视的七大生态中,确实还是有一些正常的、尚未化反的、还说得过去的业务,比如它赖以起家和上市的视频业务,但即使这些业务,也远远谈不上出色。

  这是易观千帆综合视频应用的活跃度排名,前三大的活跃用户规模都是亿级,乐视是千万级,甚至还不如湖南卫视的芒果TV。

  这是乐视和其主要竞争对手的百度指数对比,可以看到,乐视与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存在数量级的差距。

  一家核心业务并不出色的公司,能不能算是一家出色的公司?人因梦想而伟大,公司也是?因为你有梦想,所以你就天然伟大?你就有免于被批评和质疑的特权?梦想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块挡箭牌?

  我仍然期待乐视用出色的业绩,而不是PPT和律师函来回应质疑。如果乐视不是个泡泡,谁又能把它戳破呢?即便乐视真的是实心的,里里外外那么多人一起吹,弄不好也会吹爆吧?

 

文章的版权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宜,请与我们“splaybow(@)qq.com”联系,谢谢合作!

关注与收藏

如果您在服务器运维、网络管理、网站或系统开发过程有需要提供收费服务,请加QQ:115085382!十年运维经验,帮您省钱、让您放心!
亲,如果有需要,先存起来,方便以后再看啊!加入收藏夹的话,按Ctrl+D


« 拜托!虚拟现实(VR)与360全景是不一样的! OPPO、vivo在印度被诉侵权 »